LOGO

我画山水画

 

我少时生活在湘东北的连云山麓,那里有着高山大水,风景秀丽。名山石柱峰,是尚未开恳的旅游处女地。她有着深厚的自然和人文景观。其东面流淌出浏阳河,西面流淌出捞刀河。两条名河淌过一片古老神奇的土地,双双流入湘江,逶迤北去,最后汇入大江大海。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民风淳朴,勤劳诚恳。长大后,我在外求学、工作及至闯荡社会,心仍系这一片山水。它滋润了我乐山乐水的情怀,培养了我勤劳善良和正直纯朴的品格。我从小就在那里涂抹各种图画,用稚拙的笔触释放我最初的山水情怀。在我年轻时那个张扬共性的时代,工作和生活与绘画不能有太直接的关系,尽管我像饿狼一样猎取各种知识和象黄牛一样艰苦劳作,也太 都只能得到于绘画间接的裨益。
    然而绘画的情结使我始终难以丢下手中的画笔,却是坚定确立了绘画的方向。我所有的学识和人生的历炼都服从于艺术的创造。后来,又放弃了其它美术形式,移情于山水之间,倘徉在远离尘嚣的青山绿水之中。
    中国的山水画博大精深。自五代、宋元以来,大师林立,流派纷呈,创造了灿烂辉煌的艺术瑰宝。它的优秀传统又在于画家把自然山水作为民族生存的空间和精神的感情投射,追求着艺术表现的精神生存空间,以寄寓于宇宙意识、历史意识和生命意识。自五代起,山水画的先祖们都是遵循着这一创作规律,用其奔跃的生命描绘着充满自豪与自信的精神家园。研习中国山水画应该认识到这一传统主流。我在穿越绘画历史长河时,宋人山水首先震撼了我。磅礴气势的宋人山水最能体现宇宙规律与人的健康高尚精神意识的和谐统一。我直取五代、宋人丘壑和元人笔墨,努力营造气势磅礴的全景式山水图式,讴歌这块屹立于历史时空中并蕴含着厚重精神文化的生存环境。在整个中国山水画绘画的历史长河中,丰富的历史遗产各有短长,使我们在继承传统上面临极大的取舍决策。我立足宋元,吸取近、现代优秀成果,广泛涉猎各家各派,扎实掌握其基本功。然后,迅速变师古人为师造化,用五代,宋元大山水的传统,加强对生活宝藏的开掘,思索前人那体现在境象与精神中的艺术思维方法,抓住雄浑壮阔抑或苍茫博大的生活源泉,在精神上进行提升,在表现形式上拉开距离。采用范宽的雄浑气势,秋园的苍莽及铁线银钩,黄 宾虹的厚重华滋,融合进现代精神,建构起中国气派的大山水空间,用心灵和厚重的人生描绘出气象雄浑或自然恬静的精神家园,将与世无争的性情写就壮美崇高的山水境界。 
   上世纪八五思潮以来,我的自由消散与叛逆的性格没有使我在否定传统的纷争中对传统的继承有多大的缺失。我一直是用传统的媒材传达我纯净雄强的声音。上世纪90年代,我画了诸如《井冈系列》一类的作品。这些作品运用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方法而立足传统,中西结合又具有民族味;疏离了程式化的图式和表现语言,笔触细致,画幅饱满,莽莽苍苍,色墨厚重而洒落。井冈山属罗宵支脉,与我故乡湘东山水属同一气脉。她极易撞击我的心灵。但我并非描绘某一山一景,而是对它的心灵感应,将其雄强气势、精神特质通过主观意象体现出来,使之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这组作品在当时反传统和囿于传统两者之间取了中间值,且具有兼容性和创造性。虽有不足,仍受到肯定和欢迎。
     在当今工业化社会的信息时代,画家更应该站在时空的高度来审视艺术。笔墨当随时代。应该使绘画艺术在保留其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的同时升华其新的风貌、新的意境和品格。在创作中,我十分厌倦千人一面的山水图式和陈旧的笔墨语言,十分疏离旧文人那反映在画面上的不合当今时代气息的迂腐酸气。艺术无国界。民族艺术与外来艺术及姐妹艺术的合理兼容并蓄是促进艺术本身发展的重要因素。在研究博大精深的东方文化的同时,西方印象主义对我产生了较大影响。枫丹白露林和阿尔的太阳使我感到无比亲切,那画面上的笔触、色彩、阳光和空气在我心灵的家园里跳跃。东西方文化神韵的同化及自我审美历程,产生出一种新的薏象。我不断实践和取舍,不断整合和改造,技艺上用中国画的媒材,取笔墨精华,去陈腐糟粕,采用更为合乎自然的笔触和节奏,打破传统程式,小斗方构图,细笔推进。精神上以形媚道,体现人与自然的大主题,创作心态由激越高昂转向清静平淡,取恬淡平和的品格,创造中国传统哲学的中和之美。题材上一改高险奇绝的追求,走出画室,走进枫丹白露林,走向田野乡村,以生息相关的现实家园为对象,以富有张力和内涵的笔墨语言,营造一种抑止心魔、清新自然的生存世界。这种牧歌式的田园山水画,顺应了中国画的变革要求,是对中国画正宗的改造和发展,传承和发扬了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切入了人们从躁动到平和的社会要求;同时提起人们爱护环境,亲近自然,关注民生,关注农村。这类作品勾起我对故乡的记忆和农村的情怀,符合多个层面的审美要求。
    画家的艺术个性是衡量其艺术成就的主要依据。艺术的本质在于创新。画家的作品在人们的心目中应该有清晰突出且又成熟的面貌,具有个性化的语境;精神层面有其文化内涵,技术层面有个性语言和一定难度。重复他人,苍白空洞的东西不能称之为好的艺术作品。创作中,我有意识地避开既往常见的方法模式,谋求现代意识与传统精神的结合,从师古人到师造化,借古开今,外为中用,把对世界、对人生的独特感受渗透到艺术表达方式之中,笔墨语言自由地服从于提炼物象和传达性情。在保留了具象架构时,又含有某些抽象意味;既有唯美的色彩,又强调笔墨风神;既坚持传统的天人合一,又追求现代的审美情趣,以求努力建构起既有学术性又有大众性的艺术天地。
     绘画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只有做好学问,眼界才能高,眼界高了,才有可能手高。画如其人,其画外功是锤炼作品使之提升画境的有效措施。我对绘画的态度从不敢懈怠,甚至惶恐。我努力修炼画外功,曾广泛涉猎文学、史学、哲学、经济、政治等诸多学科,历经社会各层面,体味人生之艰辛,以至于我把绘画的道义看得也许过于沉重。画家有好的人品,要化小自我为大自我,把自己融汇在大众之中,融汇在大自然之中。政治波普不是艺术的唯一功能,艺术作品要有思想内涵,要站在历史和社会的高度,体现人文关怀,歌颂真善美,提升人们的精神境界,陶冶人们的健康情操。艺术家的自身修养境界越高,画品则越高。我将不懈努力。
                                                                           2005
5月于燕山脚下

联系QQ:1021733352   微信号:xunmo998   E-mail: xun998@126.com
浔陌艺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xunm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