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借田园情境 开山水新格 ——浔陌现代田园山水画赏读(贾德江)

                                                  贾德江
    也许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的古老田园诗,让童年时代的浔陌刻骨铭心;也许是伴随着田园诗出现的田园画,使致力于山水画研究的浔陌茅塞顿开;也许是历代大家归隐山林乐山乐水的情怀感染着他,也许是长期的都市喧闹生活使他心生厌倦而向往乡村的自然风光;也许是以祖国名山大川、林泉丘壑为主流的山水画太多的相似类同,促迫他顿生不与人同的异念,多度隐居乡野,体验田园生活,开始了他的现代田园山水画风的探索与创立。
    田园山水泛指以传统笔墨表现农村景物和农民等田间劳动为题材的绘画作品。虽同样都根植于特定的地理区域,田园山水与历史上的南派、北派山水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南派、北派山水更主要是强调了山水景致所显现的南北方的自然地理特征,而田园山水固然也要表现出不同乡土的山川地理,但它更为着意的还是其土地上生息的乡民生活印迹。
    据唐人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记载,早在魏晋南北朝,伴随田园诗出现的田园画其实要多于山水画。如晋明帝司马昭有《人物风土图》、王廙有《村舍齐屏风》、史道硕有《田家十月图》、章继伯有《籍田图》、张僧繇有《田舍舞图》、董伯仁有《弘农田家图》等。然而,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乡村与城市形成比照关系,古代士大夫们得到充裕的物质供养,不再钟情田园理想,也不屑于乡土情怀的抒发,转而一味追求名山大川的景观描绘,田园山水渐渐走向式微。在历代画家中虽偶有乡村田园的表现,但并未形成气候,更难以寻觅专事田园山水的画家。这一现状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
    在当代改造中国画的历程中,随着绘画功能与受众的改变,山水画家们围绕着为工农兵服务的宗旨和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目标,相继出现如李可染“为祖国山河立传”的大量作品,陆俨少的许多作品,以及新金陵画派、长安画派画家们的众多作品,其中都有表现“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田园山水画。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也出现了若干画家以画西北、画中原、画东北、画江南讴歌“山河新貌”的作品,其中不乏表现太行村落、江南水乡、北国风光、皖南山村的田园山水画,但是,就当代山水画的整体面貌而言,这些表现田园乡情的山水画,只是画家出于山水画题材的突破和功能的改变所进行的探索与尝试,尚属凤毛麟角。产生影响的只是他们的艺术风格在写生和造化的过程中有了新的面貌,并没有系统地展现出田园山水的魅力,更没有出现把表现田园山水作为自己毕生专攻的画家。大多数山水画家仍然以祖国的名山大川以及林泉丘壑的奇峰异景为旨趣,让崇山峻岭、大河奔流、长城雄姿、三峡奇险、咆哮黄河、风沙戈壁、昆仑积雪、巨浪南疆、热带雨林等,都以一种前所未见的面貌进入当代山水画中,成为当代山水画的主流。田园山水画的处境并未得到根本的改观。
    浔陌的卓荤之处就在于他在历史的频频回望中,在对田园山水的关注中,发现了这一空旷迷人的远古和未来的回环处,引发了他开宗立派的思考。他立志用自己的画笔延续由古人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创的田园山水之路,让那种弥足珍贵的田园理想、乡土情怀在他的画中得以充分体现。在浔陌看来,田园山水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以其清新朴茂的自然景观为审美对象,陶冶着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胸次和她的子孙们的心灵,造就了人们独特的充满诗意的文化心理。在田园山水中,人们获取的是返璞归真的真、善、美,具有较强的现实性和观赏性。田园山水的特殊韵味似乎与古朴的生活方式难分难离,但表现农村新形势、新面貌的愿望,正是田园山水亟待加强的一个重要方面。他认为,古朴的乡土生活也可以表现得富于时代感,关键是作者的绘画观念和审美格调的现代化。当整个社会热情地注视着农村的改革和进步时,我们当然应当以更高的热情去表现历史前进浪潮中的富于诗情画意的田园乡野。田园山水有足够的理由在当代美术史上占据它应有的一页。因此浔陌对田园山水的前途,对它更加广阔、更加深远的发展充满信心。
    浔陌之“浔”指水的深处,“陌”为田间东西方向的道路。浔陌所以署此名问世,旨在表达他抱定终身目标要在传统海洋的深处寻求表现田园题材理法的决心,可见他其志之坚,其意之深。从5年前我出版他的第一本田园山水画集到今天编辑他的第二本画集,我见证了他多年来矢志不渝、不改初衷,一直在田园山水中品尝苦与乐的历程。我赞赏他的这股执著拼博的“钉子”精神,努力找到一点,就不遗余力地深深开掘下去,从而使当代农村的田园风情在他笔下被绘声绘色、曲尽其妙地展现出来。
浔陌的田园山水取自现代的乡间大地,而非前人传承下来的作品,它是体验生活及采风写生的产物,具有原创性。既不像北派山水那样的崇高壮伟,一味霸悍,也不像南派山水那样烟锁云断、水墨轻岚,更不是古代文人超逸山水那样的虚拟浮泛、清远淡逸,它就是普通乡村推开门就可以看到的寻常景观。在这一景观中,浔陌兴致勃勃地描述着平川绿野、田畴阡陌、果园疏林、池塘菜园的一派江南原野秀色,通过村落显出其民风,通过田地显出其乡情,通过畜禽可以想象其欢鸣,通过土路可以想象其下地的农民;他的田园山水表现了一方风土,它是村口的一条小溪,它是田野间一摞又一摞草垛,它是房前屋后的桃红柳绿,它是陇上泥土散发的芳香,它与童年、歌谣、牧笛等温情意象相联系,让人产生绵绵眷念之真情,让观者可以感受到这片土地上的乡民们生生不息的状态,可以呼吸到最亲切、最淳朴的农家生活的气息。浔陌的田园山水有一种令人久违的东西,那就是源于我们民族诗性文化传统而现在几乎不被人们提起的“乡土文化”美学理念,那就是从乡野中发现与发掘的能够引发人们神往的生活质感,那就是对自然的放歌,对人类原本生存环境的无比丰富性的赞美。也许,相对于现代主义,浔陌的作品不够抽象,相对于当代艺术,他的作品不够时尚,但他的这一系列现代田园山水却以最朴实的语言打劫了人心。
    以平实的小写意笔法描绘乡村田园,在浔陌的作品中占绝大多数。也就是说,浔陌走的是写实而不忽视笔墨的路子。对潇湘农村自然景观的深层感悟和勤奋的写生实践,使他的作品充满了来自于乡土田间的无限生机和勃发的生命力。他没有对他熟悉的乡村去作理想化的处理,也没有有意在田园中寻找落后的东西加以渲染,而是实境的描绘多于“胸中”意象的营构,全力地关注庄户人家周围生活环境和美的发现,更多地着眼于水墨自身的审美价值和功能的发挥,赋予它们以丰富的审美涵义。他画《心飞闲园里》平中求奇的村景,他画《故园依稀》春意融融的乡恋,他画《一畦绿野》的盎然生气,他画《和谐家园》的欣欣向荣,他画《高陌金秋》的丰收在望,他画《雄关道下稻飘香》的美不胜收。他是怀着深切热爱、眷念和美好祝愿去描绘那里一切景观的,如此诗情画意地欣赏田园乡野,正体现了浔陌对他钟爱的那片土地的真诚和一片深情。
    真实的环境、新鲜的感受、满怀的激情,对于已经把握传统笔墨程式的浔陌而言,恰是他推陈出新探索田园山水最为有效的时机。然而,浔陌却发现他曾下大力气深研过的古今大家的笔墨之法,在这里显出了它的局限和苍白。传统语言的品位与气格与这里相距甚远,这就使得他不得不惨淡经营新的图式,分解又化合着新的笔墨构架,找寻最最适合的笔墨语言,去表现那“人人眼中物”而又“人人笔下无”的平常景物。在他看来,山水画在创造性表现自然时,景是基础,情是升华,留下的痕迹是笔墨。这里的景,不仅是唤起感情的景色,而且包括与这些景物相联系的整个生活,以及画家在对自然景物的观察体验之后,因景生情、因情生意、因意生发的整个形成过程。浔陌总善于从看似平凡的大自然景物中去发现出不平凡的美,更善于在物我对接时最大限度地发挥中国画工具材料的性能,它产生于心灵与自然碰撞时的顿悟,笔墨的变化服务于表现主题,以重现真山真水的质与势为依归。在笔墨上,浔陌以娴熟的用线为基本手段,随着图式的需要和表现对象的不同变换着线的形态、样式与节奏;在笔墨两者关系上,浔陌突出用笔,以点线交织代替层层积染,以水墨去统一,加强“笔中有墨”的灵动;在笔墨的运作程序上,浔陌更以写意花鸟兼勾带点、辅以山水皴染的一次性过程,改造了写意山水画的旧有程序,在鲜活中求变化,在随机中求自然;在整体与局部关系上,他胸有成竹,求其布局严稳,富有视觉张力,但处理局部又能发挥笔端机趣,信手随意,潇洒生动,虽多种笔法、墨法的使用并不显得琐碎,也无写实主义的刻板匠气,层次井然,整一大气。他把精力投放在“写”字上。提高了线的内涵与质量,并注意于西法写实与中国古典“图真”传统的结合,既取传统的图真与意境创造的锤炼,又化入西法而强化其体积感、空间感、色彩感,尤其是将西方的平面构成融合了传统笔法韵律的“以西润中”的创造,把吸引眼球的设计意识与情随笔走的书写意识结合起来,挣脱了明清以来平面化、共性化的笔墨符号的套路,充满感情个性地重现了田园山水的自然生态特征,成功地创造了与画家内心融为一体的具有平民风味的现代田园山水朴野无华、明丽怡然的新体格。它在新的意义上复兴了古代田园山水的传统,统扬了物我合一从整体上观照自然的艺术思维,又与了无个性、内容空泛、形式僵化的某些古代写意山水划清了界限,不仅画出了所见所感,而且画出了所思所想,为当代山水画坛展示了一个最为贴进土地的、最为亲切可人的,也是最具乡土性的阳光山水。
    作为国内山水画坛的一位具有创造性的画家,浔陌近年表现田园的作品愈显成熟,愈显有分量,也愈显艺术个性的突出。这种成熟的个性源于中国文化的厚重,得益于传统文化与古老哲学水乳交融的难解难分,也离不开对西方绘画的借鉴与吸取,更重要的还是他“得田园而美,融乡情而真”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归根结底,水墨写生是他作品的重要特征,创造性是他作品的灵魂。浔陌把他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感悟一一注入他的田园山水之中,成为他绘画精神的构成和精神家园的引领,同时又以他自己的方式彰显和解读着传统文化的丰腴和含蓄,进而创造一个属于时代也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
浔陌的田园山水是站在历史发展的前沿,用自己的作品张扬自己的主张,他不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不以别人的步履闯世界,他的唯我独尊的观念就是画田园,画乡村,画出心中的境界,让人们在高速度、高节奏、高频律的生存状态中回归乡村田园,得到心灵的净化和片刻休闲时光。因此,他的画与时代贴得很近,更为当代人所喜爱。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而今,浔陌正跋涉在这样一条艰辛漫长但却风光无限的艺术征途上。可以预见,浔陌创立的现代田园山水画的前景不可限量是不容置疑的。

                                                                    2011年7月10日完稿于北京王府花园

 

 


 

联系QQ:1021733352   微信号:xunmo998   E-mail: xun998@126.com
浔陌艺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xunm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