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解读浔陌的田园山水画(贾德江)

                                                                         
  中国田园山水诗源远流长,陶渊明等诗人形成了我国东晋田园诗派,王维、孟浩然等诗人形成了我国盛唐时期田园诗派诗人们以田园山水为审美对象,把细腻的笔触投向静谧的山林、悠闲的田野,创造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沉醉在无限的宁静、平和之中。

  当代著名画家浔陌的田园山水画是田园山水诗的视觉再现。在他的画中,和煦的晚风、初放的野花、如茵的芳草,湿融的泥土,茂密的林泽拥抱着村墟;远处,青翠的山峦向远方延伸开去,近处,可以看到堆着几个稀疏草垛子的田畴;青青的菜园翻新的泥土,农夫们在田头劳作.这就是浔陌笔下的山水世界。整个画面和谐统一、清新恬淡、色彩鲜明、生意勃发,如同一首首田园牧歌。

  品味浔陌的田园山水作品给人以无限遐想。纵横大气的笔触中仿佛散发出幽幽的泥土芳香,变幻多彩的墨韵中隐现着田垅和水洼,那杂草的倒影,那长势喜人的稻黍,从秋色的光彩中能看到农夫的笑容,一个个伫立的草垛子,预示着年成的丰收稻菽满仓。这里远离城市,远离水泥钢筋,也远离了险山恶水;没有硬恶的峻石,没有危绝的深谷。这里无限的亲切,无限的平和,无限静谧。人与自然的博爱,人与人的和谐尽收浔陌的笔端,正如浔陌其人,胸襟大度,宽厚谦和。他的作品让人感悟着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美,大自然原来那么淳朴,那么无私,让人明白了陶渊明为何躬耕南亩,归去来兮!

  浔陌的田园山水画强化了“田园味”的乡村生活情趣。树丛、小路、野花、河水、小桥、田野、老宅,无不含情脉脉,情景交融,画出了自然和谐的环境之美和人与自然的相互依恋之情。它宁静、婉约、含蓄、温柔、鲜活、典雅、舒缓、和煦、微妙、平和,体现出自然生机的静态美。表达出细腻的感情、诗化的意境,追求是的畅怀舒目、心旷神怡的愉悦感,是形式与内容的和谐和真善美的统一。

  浔陌的田园山水画在传统山水精神的基础上强调了“中和之美”。尚“中”思想,早在商周时代即已流行,主张于心中正。“和”的思想也是中国传统哲学中的精华。儒家经典《礼记》也说:“中也者,天下之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也。”老子也十分强调“和”,他说:“冲气以为和。”又言:“和其光,同其尘……故为天下贵。”浔陌的田园山水,具有浓厚的中和之美,画出了人与大自然“天人合一”的和谐相处,画出了当代人的审美理想,故能引起当代大众的共鸣,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赞赏。

  大自然是哺育万物生灵的母亲,人类社会的和谐首先休现在人与自然的和谐,人类当前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进行有效的环境保护,倡导人类对于大自然的博爱。而浔陌的作品正顺应这个时代的大潮,在这个人类共同课题上做出了文化领域的贡献。他的作品崇尚原始的自然风态、朴质的绿色景观,正视着人类的自然环境保护的态度,揭示着人类在现代化建设蓝图中自然环境保护的重要性、紧迫性,描述着一个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美好状态。

  浔陌的田园山水,可谓集古今中外的绘画艺术于一炉。他曾深入的研究传统山水的笔墨意韵,于早年浔陌便开始在传统的基础上创造了大量气势雄浑、苍莽华滋的大山水作品。对于前贤的态度,浔陌主张不应该拜倒在其脚下,而是应该站在他们肩膀上。他的艺术思想是辩证的,是科学的。从一幅幅厚重华滋的大山水作品中,可以看到浔陌对传统的深刻理解,对笔墨精神的掌握达到了相当精熟的深度。从古代范宽、董源、巨然的构图与苍莽气势,从现代黄秋园的铁线银钩,黄宾虹的厚重华滋,再到西方莫奈、凡高以及素描造型、平面构成、透视关系、色彩冷暖、光影效果,无不体现在浔陌的各类作品中,让人不得不佩服他对艺术超强的感悟力、对艺术宏观的把握力,以及他在学术上的严谨和勤奋。

  浔陌的田园山水画包含了他几十年来对艺术的思考。在用笔上,他主张骨力用笔,中锋为主,力势沉稳,洞达而流畅,笔线一波三折,似漏痕如划沙,特别强调线条的质感。唐张彦说:“夫物象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这里所说的用笔骨气就取决于笔力。浔陌说:中国山水画跟建筑一样,建房子需要有坚硬的钢筋房子才能立起来,笔就是钢筋、支柱,墨是水泥沙浆,建房子如此,构造大山水的苍劲、巍峨与大气更是如此。”所以浔陌的大山水作品远观视野高远、气势磅礴,近看质感逼人,笔墨淋漓尽致。清代王原祁说:“神与心会,心与气合,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止。”这正是说中国画在作画的过程中,务必保持轻松自然的心身状态,使气运笔,笔笔畅通,笔笔见力。浔陌的笔墨方式与表现手法正是如此。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以气力运笔出现的圆润、厚实的笔力与笔型,其用笔特点是以气压笔、虚实自然,实处深厚,虚处空灵。如果说,纯熟之极的灵活自现,是浔陌以拙生巧的造境特点,那么运笔的重与轻、疾与徐及行笔的起伏、转折、顿挫,强调的便是点线面的交错,用以构造气脉的贯通。正如清代布颜图在《画学心法问答》中所说:“笔有气谓之活笔,无气谓之死笔,峰峦葱翠,林麓蓊郁,气使然也。”

  浔陌的大山水作品中,墨的运用非常精到,枯湿浓淡中既体现出了水墨的味道,又营造出了黄宾虹式的“浑厚华滋”效果。最为难得是,浔陌在用墨中体现出了光影效果,这是他汲取西方艺术精华的结果。由于光影的运用使得他的山水画更为丰富,更为科学,以致在古雅的格调中弥漫着时代的气息。浔陌作画喜用积墨,常常不厌其烦的一层又一层的皴染,善于用不同墨色互破,使作品看上去既厚重又不死板,既深沉而又不僵硬,墨色层次丰富,结合他贴近自然创造的特有皴法,构建出一个绚烂多彩的黑白世界,尽显中国传统笔墨的神采。

  浔陌的田园山水画,色与墨的运用非常相似。他着色全用水墨进行调制,没有半点干粉颜色的堆砌。浔陌认为中国画用色的最高境界应该是“看似厚,实际薄”。他三番五次的一染再染,以达到理想的视觉效果。看其画作,整体色调统一,但在统一的色彩中又包罗万象,层次分明,黄色调里有深黄、藤黄、淡黄、茶黄之分;绿色调就有深绿、墨绿、浅绿、青绿、草绿之别。色与色相互融合,色与墨又相互交融,营造出一个丰富多彩的视觉审美空间。这一切是浔陌多年来潜心研究另水墨重彩和西方油彩艺术规律相融相合所创造的样式。

  浔陌的田园山水画源自于他早年所作的大山水画打下的根基,归根到底仍然得益于他对传统的深研。浔陌主张“画家应该站在时空的高度来审视艺术,应该使绘画艺术在保留其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的同时升华其新的风貌、新的意境和品格。艺术无国界,民族艺术与外来艺术及姐妹艺术的合理兼容并蓄是促进其本身发展的重要条件。”浔陌的田园山水画走的是一条借鉴西法发展中国画的道路,这是中西文化的碰撞对民族艺术的升华,是一种“外为中用”后而获得的新品格。

  浔陌的田园山水作品从构图上总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以平远的构图进行田园景观的多视角创作,多取中远景,视野开阔、透视准确、层次分明而又机巧,一扫中国山水画一味追求高、险、绝、奇的构图模式,重建了中国山水画的审美规则,使人与自然的距离更加接近,更加亲切。数千年来,中国画的创作基本上都是书斋空想式的创作,直至20世纪初年,新美术思潮的兴起,才慢慢意识到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必须从自然界中找到出路。浔陌悉心体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至理名言,强调“搜尽奇峰打草稿”,主张对景创作,在对自然景观的独到的观察与感受中,彻底突破了传统山水画的构图规则。浔陌始终以追寻山水精神为目的,塑造山水的美感意味,来满足追寻者的精神渴望和美的要求。当浔陌的画面上的水墨、色彩、点、线、面、山、水、人等符号的物化形态透出那高雅的精神之境时,他的作品自然溢出富有个性的情与韵。

  在艺术创作中,浔陌独钟于表现中国独有的文字美、文学美。他的作品全以篆书入款,款句多为自拟,如“陌上秋收”、 “浔陌沃野”、 “四野秋畴”、 “皋圃萧闲”、 “林野幽居” 等词句,无一不取自中国古代田园山水诗中的灵感,而创造性的加以整合,表达出悠远、清逸、深邃的作品意境。这足以看出浔陌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挚爱,对中国文学的修养。浔陌说:“绘画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只有做好学问,眼界才能高,眼界高了,才有可能手高。画外功是锤炼作品使之提升画境的有效措施。我对绘画的态度从不敢懈怠,甚至惶恐。”

  纵观中国美术史,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学和绘画出现了非常相近的变化。 山水诗和山水画大体都是在东晋出现雏形,晋宋之际逐步成熟的。晋宋之际自然作为一个纯粹的审美观照客体而出现,人与自然的边界变得清晰起来。这其实反映了当时人的观念世界和知识世界的变化。伴随着田园诗的出现,田园画也大体同时出现于文人画家的笔下,田园画的出现要略早于田园诗。据《历代名画记》记载,魏少帝曹髦有《新丰放鸡犬图》流传,说明以田园生活为描绘对象的绘画作品至晚到三国时代已经出现。魏晋南北朝时期见于《贞观公私画史》和《历代名画记》记载的田园画其实要多于山水画,如晋明帝司马绍有《人物风土图》,史道硕有《田家十月图》,张僧繇有《田舍舞图》,董伯仁有《弘农田家图》等。田园成为创作的一个意象山水,成为审美的对象。它的出现显示传统中国的上层文人的审美趣味已经不局限于政治教化和理论空谈范围内了。普通的、现实的和具体的生活是更具有视觉感受的审美对象,不仅是可以看到、想到,而且是可以接触到的物象,田园山水画就在这样的历史渊源中产生。但有史以来,从未有画家专门从事原汁原味的田园山水创作。即使在张仃、李可染、陆俨少、白雪石等当代画家作品中偶有田园山水出现,尚没有系统的展现出田园山水的魅力。自田园山水在魏晋时期出现后,古代士大夫们不屑于乡村田园的描写,转而一味追求名山大川描绘,田园山水画领域渐渐荒芜。随着人类生活环境的改变,审美情趣渐渐转向返朴归真,到了浔陌笔下,沉睡了数千年后的田园山水终于兴起,终于有了成熟的表现手法,个性的语言,系统地、深入地展现出中国山水画新题材的魅力。这是有目共睹的。

  马鸿增先生在《田园山水的新拓展》一文中论述说,田园山水画的审美特质可以概括为“一个核心、四个要素”。一个核心,是以“中和”之美作为核心灵魂。四个要素:一是以平原田园景观的多视角为画面的主要意象;二是以表现大自然中天、地、水、树为主体,以适当的细节增强生活气息,绘写出具有人文关怀的自然美;三是以“身与物化”的精神,表达对生命之美的讴歌,营造温馨和谐的诗境;四是以传统中国画笔墨理法为基础,适当吸收西方风景之长,建构个性的艺术语言图式。浔陌田园山水画的创作,正是这个新拓展的全面实现。

  浔陌作品的个性化语境是前无古人的。多种美术理念的综合切入,使其具有精神层面的文化内涵和技术层面的难度。人类环境的改变、文化的纵横,促成在21世纪产生了浔陌特有的田园山水风格,他的田园山水具有明显的时代性,具有深厚的历史性,又具有光明的未来性,具有明显的承前启后的属性。我相信随着浔陌在田园山水上的日益探索,在美术发展史上,他的田园山水画定会留下令人难忘的印记。

                                                                                                             贾德江


 

联系QQ:1021733352   微信号:xunmo998   E-mail: xun998@126.com
浔陌艺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xunmo.net